反思國家恐怖主義

(圖片:Joseph Chan/unsplash.com)

 

香港經歷「七二一」元朗恐襲、「八三一」防暴警察進入太子站月台和車廂涉嫌毆打市民案,加上接連出現警方疑選擇性執法,縱容「愛國勢力」黑幫毆打示威者,又有被捕人士在扣留期間疑遭到警方酷刑對待,疑似國家恐怖主義(state terrorism)的幽靈在香港上空徘徊。
雖然國家政府擁有在其治理範圍內合法使用武力的權力,但是該武力的行使不一定是合理的,甚至是違反國際法。政權往往為了達致其政治目的,特別是震攝反對聲音,而胡亂行使過度的武力(或稱為暴力)。

Continue reading

甚麼是恐怖主義?

markus-spiske-WWX2bPqP-z4-unsplash

圖片:unsplash.com

 

在八月十二日,國務院港澳辦指香港激進示威者向警署投擲汽油彈,形容示威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其後有內地媒體記者在機場被打,有親中報章形容為「恐襲機場」。曾任保安局局長的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稱,有關港澳辦的說法合乎國際上對恐怖主義的定義。姑勿論港澳辦的說法是否一場心理戰,為當局鎮壓鋪路,關於恐怖主義的定義以及其所涉及的問題值得釐清,以免陷入權力機關的圈套,落入權力者所操縱族群內鬥的危險。

Continue reading

蘇丹後獨裁政權之路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圖片來滅:unsplash.com

 

自去年十二月中開始的蘇丹示威近日再次成為傳媒焦點。這場示威原是抗議生活成本飆升和經濟環境惡化,快速演變成要求蘇丹獨裁者巴希爾(Omaral-Bashir)下台。在政府鎮壓的陰霾下,蘇丹示威者冒著性命危險,連月來堅持和平示威,其後軍方倒戈,最終統治蘇丹三十年的巴希爾於今年四月倒台。當民眾為「後巴希爾時代」的來臨而歡呼喝采,奪取臨時國家政府權力的過渡軍事委員會卻戀棧權位,一直不肯答應民眾全面過渡平民政府的要求,甚至在六月三日(伊斯蘭齋戒月的最後一天)派遣部隊血腥鎮壓於軍方總部外靜坐的示威者,造成百多人死亡。事件徹底破壞雙方的互信,僵持多日的政治談判得立時中止。

Continue reading

屠殺傷痛未癒 歷史教訓仍存 訪盧旺達牧師安東尼

FILE9796

前盧旺達國家團結與復和委員會副主席、聖公會牧師安東尼 (黎嘉晉攝)

踏入今年四月七日一刻,針對圖西人的盧旺達大屠殺至今廿五年了,但是歷史創傷仍有待撫平。回想去年四月,我正於盧旺達一所致力從事大屠殺後族群復和的機構實習,於是在四月七日參與首都基加利運動場的全國悼念,全場三萬多人哀慟哭嚎的氛圍,令我作為外國人也久久無法平復內心。盧旺達人不敢回望這歷史記憶,猶如一道藏在心靈深處的瘡疤,每次揭開總是有種撕裂之痛,等待著醫治、療癒。

Continue reading

菲南教堂與清真寺受襲 和平進程添陰霾?

austin-nicomedez-699717-unsplash

Alibijaban Island, San Andres, Philippines (unsplash.com)

 

今年一月下旬,菲律賓南部棉蘭老島地區蘇祿省一座天主教大教堂遭炸彈襲擊,造成至少廿一人死亡,逾一百人受傷。三天後,同屬棉蘭老島地區、與蘇祿省遙望的三寶顏市一座伊斯蘭教清真寺在半夜被擲手榴彈,導致兩人死亡、四人受傷。

兩宗案件雖然分別發生在以穆斯林為主的蘇祿省和以天主教徒為主的三寶顏市,但是沒有證據說明兩宗案件有因果關連,或者是宗教報復行為。相反,有三寶顏市市民向傳媒說,穆斯林與天主教徒不單沒有衝突,而且互為友鄰。 Continue reading

「你們還不夠成熟說實話!」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第廿四次締約方會議(COP24)在去年十二月中結束,與會近二百國家一度因無法達成共識,而加開會議一天,最終通過執行手冊,就二○一五年《巴黎協定》落實碳減排細則,但爭議的碳市場交易等細節,就須延至今年再作討論。

各國因著立場迥異與經濟政治利益的考量,令談判經常陷入僵持。有份參與氣候大會的台灣非牟利組織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形容,是次大會在全球對抗氣候問題的努力上只算是「小碎步」,甚至「趴在地上匍匐前進」。

Continue reading

後屠殺的盧旺達:女性地位

Picture1

盧旺達政府帶領國家從大屠殺的慘痛記憶中走出來(黎嘉晉攝)

 

「當食客向你表達感激之情,這讓我感到高興。」盧旺達一所婦女中心的網頁如此介紹於餐廳工作的珍妮(Jane)。

珍妮是大屠殺生還者,靠著盧旺達政府成立的倖存者基金幫助,順利完成學校教育,並在名為「Urugo Women’s Opportunity Center」(下稱Urugo,盧旺達語意謂「家」)的婦女中心學習酒店款待。畢業後,她於Urugo經營的旅館餐廳當侍應生。

Continue reading